•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158-1700-0068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杨炯

执业证号:14401201810059742

业务手机:158-1700-0068

邮箱网址:

所属律所:广东正诺律师事务所

所属地区: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233号中信广场2309室

在线咨询

裁判文书

用人单位侵犯员工名誉权,助当事人(员工)获赔偿。

(2019)粤01民终16983号
民事相关>>劳动合同 (2019)粤01民终16983号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二审
2019-08-26 叶嘉璘,黄小迪
杨玉芬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粤01民终1698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xxxxxxx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xxxxxxx。

法定代表人: xxxxx.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xx,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xx,广东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顾xx,女,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身份证住址广东省xxxxx。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炯,广东正诺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广州xxxxx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x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顾xx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南沙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5民初365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xxx公司上诉请求: 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xxx公司无须在其办公0A系统中发布向顾xx道歉的信息,并改判xxx公司无须支付顾xx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2、判令顾xx承担本案的诉讼费。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xxx公司客观存在侵权行为的事实有误。1、xxx公司员工检查顾xxU盘及手袋的行为均是得到顾xx同意后进行的。由民警执法记录仪的录像可以看出,在xxx公司IT人员检查顾xx的U盘时,顾xx未提出反对意见,是其主动交出U盘的。另外,顾xx将手袋给xxx公司保洁人员检查也是在民警在场,顾xx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即xxx公司实施的检查行为得到顾xx的允许,不属于侵权行为。2、xxx公司并未真正实施限制顾xx人身自由行为。虽然何xx曾在言语上有限制、阻止顾xx离开公司的表达,目的是为了解决双方存在的争议,但实际上未做出限制、阻止顾xx离开公司的行为。在整个交涉过程中民警均在场,而且xxx公司的保安人员在顾xx愿意可以检查其手袋的情况下,都不愿意检查其手袋,更不会限制、阻止顾xx离开公司。在本次事件发生后,顾xx也继续回到公司,这也表明其没有受到xxx公司限制人身自由的胁迫。二、xxx公司及员工何xx主观上没有侵犯顾xx的故意,客观上也没有对外宣扬或损害顾xx名誉的不当行为。用人单位有管理内部正常经营的权利和义务,xxx公司员工何xx在公司的职位是人事经理,根据公司规定有处理公司劳资关系事务的职责。何xx在处理顾xx与xxx公司之间的劳动纠纷过程中,因目睹顾xx匆忙将U盘从电脑中拔下,怀疑顾xx下载公司的资料并向其提出要求查看U盘及手袋。何xx是站在为企业保护商业秘密,履行其作为人事行政经理工作职责的角度出发,要求查看顾xx的U盘及手袋是合理要求,并非恶意讲谤、损害其名誉。xxx公司的员工何xx主观没有侵犯顾xx名誉权的故意,本次双方纠纷发生都是在公司内部范围内,xxx公司并没有对外宣扬的不当行为。本次事件发生在xxx公司三楼办公室,事发时在场员工不多,现场没有员工围观,也没有无关第三方在场,xxx公司也没有对外宣扬该事件,所作所为都是基于解决顾xx违反公司规定而发生的劳资纠纷,《解聘通知书》等文件都是寄给顾xx本人签收,在外界没有对顾xx的名誉造成任何影响,三本次事件的发生事出有因,但xxx公司的行为并未造成严重后果,没有对顾xx名誉造成实质损害,不构成名誉侵权的要件。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改判支持xxx公司的上诉请求。

顾xx向本院提交了一份书面《答辩状》,具体答辩意见如下:一、xxx公司在上诉状中称其非法搜查行为“是得到顾xx同意后进行”,不符合事实。从一审法院调取的民警执法记录视频可以看出,顾xx是在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被迫同意xxx公司的非法搜查行为。顾xx当时所说的同意,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在当时的环境下,顾xx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事发现场有客户、同事,且事发地位于公司的公共办公区域,时间为公司下班高峰期。xxx公司无故诬陷顾xx私藏并携带公司物品外出。xxx公司的恶意诬陷给顾xx带来的巨大精神创伤和冲击。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同意不能称之为“同意”,而是被迫无奈,否则将无法离开事发现场。xxx公司的非法搜查行为造成的影响,在其出具的“解聘通知书”里有非常清晰的描述即“情绪失控”,面对xxx公司这种具有悔辱性质的非法搜查及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普通人都会情绪失控,何况是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的顾xx。因此xxx公司的侵权行为客观存在。二、xxx公司上诉称其“并未真正实施限制顾xx人身自由行为”亦与事实不符。从民警执法记录视频可以看出,xxx公司的员工何xx在整个事件的这程中态度恶劣,多次威胁顾xx.在未按公司正常流程办理离职手续的情况下,何xx先是要求顾xx交回厂牌,后又以顾xx藏匿公司U盘为由要求开包检查,并多次指令保安阻止顾xx离开,后又因顾xx坚持要离去,自己亲自阻止顾xx离开。本次事件发生后,xxx公司将顾xx的门禁卡作失效处理,且在未按正常流程办理离职手续的情形下,更换了顾xx办公室门锁的钥匙,导致顾xx无法正常进出办公场所,不存在xxx公司诉称的“顾xx也继续回到公司”的情形。在非法搜查的过程中,连保安(属外派人员,非xxx公司员工)也因为知晓xxx公司的搜查行为违法而拒绝服从何xx的指令,最后何xx不得已强令清洁工对顾xx的手袋进行了非法搜查。因此,xxx公司限制顾xx的人身自由以及非法搜查的行为事实清楚。三、xxx公司的上述侵权行为,发生在公司的公共办公区域,并非其声称的“也没有无关的第三方在场”。在xxx公司出具的《解聘通知书》清楚的指出事发时,不仅“有客户来访”,而且事发地为“公司的公共区域”,而且警察的执法记承视频也显示,民警进入公司时,正值员工下班高峰期,人员出入频繁。在本次事件发生后,xxx公司在员工宿舍处张贴通告,非法解除了与顾xx的劳动合同。xxx公司前述种种侵权行为,主观上存在侵害顾xxx名誉权、隐私权的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侵权行为,理应承担侵权责任。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驳回xxx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顾xx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 1、判令xxx公司在其办公区域内及公司官方网站、办公OA系统内张贴公告,公开向顾xx赔礼道歉,为顾xx消除影响、恢复名誉;2、判令xxx公司向顾xx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3、本案的诉讼费由xxx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顾xx于2017年5月26日入职xxx公司,任营运总监一职。双方签订了有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期限自2017年5月26日起至2020年5月25日止。顾xx入职时向xxx公司出具了《电子设备安全承诺书》,该承诺书的记载内容其中包括“xxx已经为您提供了或者可能为您提供一些电子和/或存储设备用于开展公司业务....我们在此提醒您有责任,除了开展公司业务的需要,不将任何存储于此等电子设备中的信息在任何其他方面进行应用、披露或者传播....本函一经签署,您即(1)承认您已经理解并且接受了以上条款;(2)保证您,除非是为了开展公司业务的需要,不会将任何存储于此等设备中的信息在任何其他方面进行应用、披露或者传播;(3)您将不会在此等设备上应用任何盗版或者娱乐软件,并且(4)承诺不论由于何种原因终止您的雇佣关系时,您应当立即将所有公司提供的设备归还给xxx。”

2019年4月26日下午,xxx公司人事行政经理何xx以发现顾xx在公司办公室下载公司资料为由,指令公司员工对顾xx的手提电脑、U盘进行检查,顾xx便以xxx公司要检查其东西为由于当天下午17: 03向110报警求助,接警人员到达顾xx在xxx公司的三楼办公室时,xxx公司员工仍在通过手提电脑对顾xx的U盘进行检查,但未发现顾xx有下载xxx公司的资料。何xx随即要求顾xx交回公司厂牌,并称如顾xx不配合,则会即时将其解雇,收回厂牌,否则。将通知保安不让顾xx离开。顾xx要求何xx书写收回厂牌的书面依据,何xx表示将按劳动合同约定的地址邮寄书面依据给顾xx。随后,何xx又以刚才检查的U盘并非其目睹顾xx用于下载公司资料的U盘为由,要求顾xx交出用于下载公司资料的∪盘,并要求顾xx打开手袋查看是否藏有U盘,顾xx坚称其只有一只U盘,否认有藏匿U盘行为,何xx便离开办公室,并称要通知保安。在办公室门口,何xx吩咐保安不要让顾xx走,并要开包检查。顾xx随后走出办公室,何xx指令保安让顾xx开包接受检查才让其离开,顾xx坚持离开,何xx便声称怀疑顾xx拿了公司的资料而阻止顾万敏离开。

在xxx公司三楼梯间与办公场所连接区域,何xx再次要求顾xx交出U盘,顾xx坚称其只有一只U盘,否认有藏匿U盘行为,并将手袋放在茶几上面称要找你自己找,何xx先是指令其公司一名保安员对顾xx的手袋进行检查,但保安员不愿检查,何xx又指令公司的一名保洁员对顾xx的手袋进行检查。该保洁员将顾xx手袋内的物品逐一翻出并放到茶几台面上,但并未发现手袋内存放有U盘。期间,何xx要求顾xx交出公司钥匙、厂牌,顾xx要求何xx写收条才同意交出。随后,该保洁员将翻出的物品逐一放回顾xx的手袋内。在检查U盘以及手袋期间,xxx公司三楼办公场所内尚有员工未离开。

2019年4月29日,xxx公司向顾xx发出《解聘通知书》,该通知书的记载内容其中包括“兹有您在2017年05月26日起被我司录用,现因您的工作表现不能达到公司对营运总监的岗位要求,并因此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我司于2019年4月26日再次与您沟通工作情况时,您作为公司管理人员,不顾及公司及客户来访之情况在公司公共区域言行及情绪失控,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生产运营秩序……。”

xxx公司制定的《员工手册》第三章第七条第(一)项规定“无论何种原因离职,员工都必须按公司《离职手续表》办理离职手续,并交接好工作、归还所有公司物品及结清一切账目等。”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公民、 法人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法人的名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规定:“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以书面或口头形式侮辱或者诽谤他人,损害他人名誉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本案中,xxx公司人事行政经理何xx怀疑顾xx下载公司资料而要求顾xx交出U盘,但经对顾xx交出的U盘进行检查后并未发现顾xx有利用该U盘下载公司资料,何xx又以顾xx交出的U盘并非其目睹顾xx用于下载公司资料的U盘为由,坚持要求顾xx交出用于下载公司资料的U盘,进而限制、阻止顾xx离开公司,并指令xxx公司的保洁员对顾xx携带的手袋进行搜查。xxx公司的工作人员主观上存在侵害顾xx名誉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前述侵害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顾xx认为xxx公司侵害其名誉权符合法律规定,xx公司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至于顾xx认为xxx公司在解聘通知书中散布对其造成巨大经济损失的言论,导致其社会评价降低,而要求xxx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的主张,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采纳。综上,顾xx要求安费诺公司发布赔礼道歉信息,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理据充分,一审法院予以支持。由于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的范围,一般应与侵权所造成不良影响的范围相当,结合本案侵权人实施侵权的方式、场所以及影响的范围,xxx公司应通过其办公OA系统发布赔礼道欺信息,赔礼道歉信息应当包含其于2019年4月26日对顾xx进行搜查导致顾xx名誉受到损害表示歉意的内容,并在发布后三天内不得删除。对于顾xx要求xxx公司在办公场所张贴赔礼道歉公告以及在公司官方网站内发布赔礼道歉信息,因一审法院已经判令xxx公司应通过其办公OA系统发布赔礼道歉信息,因此,又在办公场所张贴赔礼道歉公告已无必要,而在公司官方网站内发布赔礼道歉信息,与侵权所造成不良影响的范围不符,一审法院均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顾xx因其名誉被侵害而受到精神损害,其要求xxx公司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有理,但请求金额过高,一审法院根据xxx公司的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具体情节、给顾xx造成精神损害的后果等酌情确定为3000元为宜,对顾xx请求xxx公司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超出此数额以外部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第一百二十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九)项、第(十)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二十二条、 第三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一、广州xxxxxx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在其办公OA系统中发布向顾xx赔礼道歉信息,赔礼道歉信息应当包含于2019年4月26日对顾xx进行搜查导致顾xx名誉受到损害表示歉意的内容,并在发布后三天内不得删除:二、广州xxxx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顾xx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元;三、驳回顾xx的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问履行上述付款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案件受理费200元,由广州xxxxxx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经审理,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xxx公司、顾xx均没有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根据xxx公司的上诉及顾xx的答辩意见,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xxx公司是否侵害了顾xx的名誉权。对于该争议焦点,一审法院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提交的证据对本案事实进行了认定,并在此基础上依法作出一审判决,合法合理,且理由阐述充分,本院予以确认,不再赘述。本案中,xxx公司虽上诉称其司员工的行为不构成对顾xx名誉权的侵害,故其无需向顾xx赔礼道歉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但本院审理期间,xxx公司既未有新的事实与理由,亦未提交新的证据佐证其上诉主张,故本院认可审法院对本案事实的分析认定, 即对xxx公司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广州xxxxxx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杨玉芬

审判员  叶嘉璘

审判员  黄小迪

书记员     廖晞
黄翠婷

二0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

友情链接: 广州律师 广州找律师 广州律师文集 广州律师成功案例 法律咨询 法律知识 法律专题 法律法规 问答图文
找法网二维码

快速关注律师